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甘谷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10

积分

0

好友

2

主题

新手上路

Rank: 1

发表于 2021-2-22 11:48:10 | 查看: 1| 回复: 1
  
  这8部法律法规和司法解释有:《民事诉讼法》、《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司法鉴定管理问题的决定》、《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官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若干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简易程序审理民事案件的若干规定》、《医疗事故处理条例》、《诉讼费交纳办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官职业道德基本准则》。(以诉讼时间为准)
  2008年10月22日19时左右,四川省剑阁县公店乡鲁秦国的药店,送来了一位被开水严重烫伤的2岁男孩(白金鹏)要求就医,鲁秦国在对病人进行了人道主义的紧急救护措施处理后,再三嘱咐其监护人送大医院救治,病人在该药店停留的时间前后不到一个小时就被监护人接回了家,第二天早上病人出现呕吐,其监护人又到王河镇高锦华的药店故意隐瞒小孩被烫伤的事实要求买感冒药,下午(10月23日)5时左右,小孩终因伤势过重而死亡,其家人为了实施敲诈勒索,当即请来了剑阁县公安局王克南和李秀津二位法医在王河镇附近的公路旁对尸体进行了解剖,并收尸检费4000元(其中2000元打白条),同年10月27日王克南又将用福尔马林液固定后的各脏器送成都华西医院作病理学鉴定,华西医院于2008年12月31日出具了《四川华西华医学鉴定中心病理会诊报告》,随后王克南又以剑阁县公安局的名义写了一份《剑阁县公安局物证鉴定室鉴定意见书》,以下简称《意见书》,该《意见书》的前半部分全是照抄华西医院内容,而在未对死者胃液作任何化学检测来证实胃内有何种药物存在的前提下,为了自己的私利,置我国的法律和职业道德不顾,就在《意见书》的分析说明部分无中生有地添加了“胃粘膜轻度充血,与其烫伤后胃粘膜的应激性反应及口服《乙酰氨基酚片》、《扑炎痛》有关,而口服《乙酰氨基酚片》、《扑炎痛》可以诱发或加重胃出血,对死亡有促进作用”的错误言论,同时还说:“无证医生及药店非有效、非及时、非正规治疗延误了治疗时间与白金鹏的死有间接地因果关系”。为了达到虚假鉴定的目的,又在《意见书》的第一页里毫无根据地添加了“无证医生鲁秦国用自来水配药”等,还将鲁秦国的配药计量《对乙酰氨基酚片》0.028g/次,故意写成0.25g/次(共5片、每片0.5g、分18次服),但《意见书》最后的鉴定结论是:“白金鹏的死符合烫伤导致低血容量性休克而死的”。
  2009年12月死者监护人以《意见书》中法医王克南无中生有添加的内容为证据,向剑阁县法院提起诉讼,将鲁秦国和高锦华列为共同被告,要求共同承担70%的责任,法院于2009年12月21日立案,给原被告双方的举证期限是2010年3月3日前,定于2010年3月3日适用简易程序第一次开庭审理,在庭审中、原告能提供给法庭的唯一证据就是剑阁县公安局的一份《意见书》,二被告依据《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司法鉴定管理问题的决定》第七条之规定,对《意见书》的主体资格提出异议。当天的庭审就这样不了了之。
  2010年11月15日,法庭应原告的申请通知二被告到庭商量司法鉴定事宜,由于负有举证责任的原告拒绝预交鉴定费、致使司法鉴定未能作出,后来法庭却把责任强加在鲁秦国的头上,在判决书中无中生有地说是“鲁秦国不预交鉴定费,致使新的鉴定未作”。一审法庭公开歪确客观事实,违反《诉讼费交纳办法》第十二条,征对司法鉴定高锦华向法庭提出了5个问题要求解释,①负有举证责任的原告过了举证期限8个多月之久后,还向法庭申请司法鉴定,已经违反了《最高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若干规定》第二十五条一款,法庭为什么还在接受原告的鉴定申请组织搞司法鉴定。②,小孩死亡已两年多连尸骨都找不到了拿什么东西去鉴定,并且剑阁县公安局法医解剖尸体是在晚上公路旁进行的,解剖前无任何医师进行死亡鉴定,签署死亡证明,这种解剖违反了卫生部《解剖尸体规定》第二条第二项和第三条,应认定为无效解剖。③原告向法庭申请司法鉴定,被告没有法律上的义务必须去配合。按照谁主张谁举证的司法原则,原告不能向法庭提供合法有效的证据来证明自己的诉讼请求,这与被告无任何关系。原告只能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④按照规定,司法鉴定不受地域限制,而法庭只允许在四川省内选择鉴定机构,违反了《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司法鉴定管理问题的决定》第八条一款,⑤《意见书》的结论已明确了:“白金鹏是烫伤导致低血容量性休克而死的”。致于《意见书》分析说明里法医王克南无中生有添加进去的那些模棱两可的错误说法:“吃了《乙酰氨基酚片》和《扑炎痛》可以诱发或加重胃出血,对死亡有促进作用”。在第一次庭审时,二被告就已向法庭提供了《乙酰氨基酚片》和《扑炎痛》使用说明书及几部药典的解释,完全推翻了那些模棱两可的错误说法,而原告又拿不出新的证据来推翻二被告提供给法庭的以上证据,在这种情况下,事实已经完全清楚,小孩的死完全是由监护人自己造成的,与一审二被告无任何关系,法庭还有组织搞司法鉴定的必要吗?法官郭兴利当时对以上几个问题没能作出任何解释,高锦华又将这几个问题所涉及到的有关法律条款翻开书,让一审“全国优秀法官”郭兴利看时,郭兴利看后却说:“现在那个还在依那些”。
  一审法庭将简易程序转为普通程序又于2011年5月18日第二次(最后一次)开庭审理,在此之前,法庭并未在规定的时间内书面通知二被告,到开庭时各当事人才知道合议庭成员的组成情况,法庭不仅违反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简易程序审理民事案件的若干规定》第二十六条,同时还违反了《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五条,本案从立案到2011年6月15日宣判,已历时一年零6个月之久,在这期间并没有任何中断诉讼的事由发生,我们在法庭并未见到市中院关于延长审理期限的批文,法院违反了《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五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官职业道德基本准则》第十一条,面对这些程序问题,“全国优先法官”郭兴利还在法庭上公开说:“民事诉讼没有时间和程序限制,就跟服务员给餐桌上菜一样”。随后还向高锦华说:“凡是要死的人,只要在你药店买了一包感冒冲剂,人死后药店都有责任,你都该给别人赔钱。”可谁会想到,在以后的一审判决里果真实现了郭兴利他自己的这个诺言,判高锦华承担了20%的赔偿责任。
  在一审庭审中,征对吃了《乙酰氨基酚片》和《扑炎痛》是否会向法医王克南所说的那样,“可以诱发或加重胃出血,对死亡有促进作用”,二被告向法庭提供了《药理学》、《新编药物学》和《乡村医生适用手册》,在这些具有法律效力的药典里,全都明明白白地记载着吃了《对乙酰氨基酚片》“不引起胃出血”,其中在《乡村医生适用手册》里还特别说到:“对胃出血的病人在不能吃其他止痛药时还可以吃《对乙酰氨基酚片》进行治疗等,而药典对《扑炎痛》的解释是:“不溶于武汉生物工程学院:姜黄可帮助消灭新冠病毒水,通过肠道吸收”.即胃不吸收,既然《扑炎痛》这种药到了胃后既不溶于水,又不被胃吸收,那怎么可以引起胃出血?并且在整个中国的药典里也找不到烫伤病人不能吃《对乙酰氨基酚片》和《扑炎痛》这两种药的禁忌。并且这两种药都是同一类非处方药。
  再说延误治疗时间问题,首先我们要搞清楚究竟是谁延误了治疗时间,病人送鲁秦国药店时,鲁秦国在对病人进行了紧急处理后,是监护人自己不听从嘱咐将病人送大医院就诊,而是直接接回家,第二天早上病人出现呕吐,其监护人又到王河镇高锦华的药店故意隐瞒被烫伤的事实,要求买感冒药,高锦华连病人的影子也未看见,是监护人自己将病人留在家中在长达二十多个小时的时间里任其病情自由发展最终导致了死亡,《意见书》凭什么说是二被告延误了治疗时间,并且高锦华开的是药店又不是诊所医院。《意见书》又有什么理由说是高锦华非有效、非及时、非正规的治疗,与小孩的死有间接地因果关系,这简直是荒唐到了极点。
  一审法院公开违反《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司法鉴定管理问题的决定》第七条,不顾二被告人多次反复说明和强调这个决定,依然我行我素,将剑阁县公安局的《意见书》用于民事审判,完全排除二被告人的以上辩护意见和提供给法庭的合法有效证据。不折不扣地去采纳《意见书》中剑阁县公安局法医王克南无中生有地添加在分析说明里的荒谬言论和原告的话,还断章取义地把这些模棱两可的话在一审判决书里说成是“鉴定结论”,而《意见书》最后一页真正的鉴定结论:“白金鹏的死符合烫伤导致低血容量性休克而死亡的”,这句话从未在判决书中提及。枉法裁判被告鲁秦国承担40%、高锦华承担20%,二人共60%,共计58069.2元的冤假错案,将小孩死亡的主要责任强加给了二被告,法庭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官法》第七条第二项、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官职业道德基本准则》第八条和第九条。
  在判决书里矛盾重重,漏洞百出,为了达到枉法裁判的目的,还出现了很多无中生有的说法和编造的虚假事实,在这里限于篇幅,我们无法将那些无中生有的说法全部罗列出来。各级法院都定性本案为医疗纠纷,而认定二被告的过错与否则又未依据《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第三十三条规定进行审理,赔偿依据也为适用《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第五十条的标准进行计算,而是适用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释,又特别是在法庭辩论时,每当高锦华说到关键和重要地方时,都遭到了审判员郭兴利的无故指责和制止。
  二被告不服判决,提起上诉,二审法院为了给一审郭兴利这个“全国优先法官”留面子,未经开庭审理,也未对上诉理由作任何调查了解,为了急于结案,就以二上诉人未向二审法庭提供对《意见书》中分析说明有异议的证据,以举证不能来维持原判,这实在是荒唐,因二上诉人对《意见书》中法医王克南无中生有地添加在分析说明里的异议,在一审有庭审笔录,在一审判决书里也有说明,为什么二审法院还要叫二上诉人向他们提供证据来证明这些异议的存在,他们这样做究竟是出于什么目的?
  就在我们收到二审判决书后,到剑阁县公安局物证鉴定室查找到了《四川华西法医学鉴定中心病理会诊报告》,找遍了整份报告也只有“胃粘膜轻度自溶”而没有“胃粘膜轻度充血”的说话,这就以铁的事实证明了药典对《对乙酰氨基酚片》和《扑炎痛》这两种药物的正确解释。
  2012年4月我们又以《四川华西法医学鉴定中心病理会诊报告》为新证据,向四川省高级法院申请再审,然而省高院在收到我们的再审申请和新证据后,再也不好意思以一、二审的“吃了《对乙酰氨基酚片》和《扑炎痛》可以诱发或加重胃出血对死亡有促进作用”的荒谬理由来驳回申请维护原判,而是故意曲解案件事实,采用官官相护的方式,对二再审申请人以编造新的过错和医疗纠纷结论的方式来维持原判,驳回申请,省高院给鲁秦国编造的医疗纠纷结论是:“鲁秦国的治疗行为延误了治疗时间亦有过错”。给高锦华编造的医疗纠纷结论是:“高锦华在明知白金鹏被烫伤的情况下,依然出售与烫伤无关的药物,延误了治疗时间亦有过错”。很明显,这两个过错自相矛盾。省高院哪里是在审案,他们完全是在导演民间寓言故事《狼和小羊》的悲剧。按道理,鲁秦国和高锦华向省高院提供的新证据就已经完全推翻了一、二审判决所依据的证据,在这种情况下,省高院理应依法改判或发回重审纠正错案,然而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对医学一窍不通的法官他们有什么资格和理由对一起医疗纠纷编造一个新的结论来维持原判,驳回申请,省高院在责任划分上将一、二审死者监护人承担的40%定性为延误治疗的过错,那么小孩被开水烫伤的严重过错究竟又是谁承担了呢?很明显是变相强加给了鲁秦国和高锦华这二位再审申请人(即一审二被告),面对这份错上加错的裁定书,二申请人实在难以接受,同时省高院在裁定书中对认定的二再审申请人的过错以及对一、二审错案的许多辩护理由未能引用任何法条。对一审中的许多违法行为也只字不提,更使人众多利好,周一看涨!愤慨的是:《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司法鉴定管理问题的决定》第七条明确规定:“侦查机关的鉴定机构,只对侦查工作提供服务不得面向社会开放”,最高法院也下发过通知:“医疗纠纷只能由法院组织的鉴定机构得出的鉴定结论,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面对足以推翻原判决的新证据,省高院在裁定书中却都还要露骨地说:“剑阁县公安局的虚假鉴定客观真实,鉴定程序合法,可用于民事诉讼”并且在编造和认定鲁秦国和高锦华二人的新过错也不只是自相矛盾,还以客观事实不符。
  从2012年3月起剑阁县法院就多次上门强制执行,同年7月又查封了高锦华的住房,还以不给钱就抓人相威胁。严重干扰和影响了我们的正常生活,至今都让我们无法理解的是:剑阁县公安局法医私下收取他人现金后打白条作虚假鉴定,一审法院又公开违反法定程序和法律强制性规定,作枉法裁决,二审和再审法院不是认真履行监督职能,依法纠正错案,而是采用官官相护的方式给一审错误判决充当保护伞和辩护人的角色,以十分荒唐的理由和编造医疗纠纷结论的方式来维持原判,我们平民百姓不知要在何时才能真正感受到司法的公平和正义9.29操作策略
  为了维护法律尊严纠正错案,我们怀着对党和政府的真诚信任,在2013年就分别信访到全国人大常委会、中央政法委和最高人民法院,然而8年过去了,这些上访材料如同泥牛入海、有去无回,近几年我们又信访到中共中央,国务院,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中央政法委,全国人大常委会和中纪委,不知是什么原因,冤假错案至今得不到纠正。其中中纪委共信访了8次。面对错案现在我们是喊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在这穷途末路的时候,只好将本案的详细经过如实地再次发在网上,让广大网友更进一步了解和认识中国司法的现状。
  具说一审法官郭兴利曾于2008年被最高人民法院授予“全国优先法官”称号,现在是地方政府树立的先进典型和学习榜样,在剑阁县内的一些交通要道还曾竖有“向全国优秀法官郭兴利同志学习”的大型广告牌坊,文革时期的个人崇拜又在我国死灰复燃,《人民日报》、《中国法院报》、《四川日报》和中央电视台,以及国内多家网站等新闻媒体都曾大量地宣传过他:23年里经办了3000余件案件,创下了审判、执行“零差错”的记录。我们认为:本案由“全国优先法官”郭兴利审理的这起漏洞百出,矛盾重重的错案不能得到依法纠正的真正原因,应该还是省市两级法院在为了维护这个所胃的“零差错”吧,如果真的是这样,这些被百姓养活的法官们,你们是否摸着自己的良心想过没有:维护“优秀法官的光辉形象”怎么能够以不纠正错案和损害当事人的切身利益为代价,将我国的法律当儿戏,这种地方保护主义行为,不仅践踏了法律,也丧失了民众对法制的信任,同时还贬损了法院在民众中的形象,这是中国司法的又一大悲哀。这使名声本就不好的法院雪上加霜,现在全中国的各族人民都在学法、守法、处处依法行事,为什么作为法院的法官们可以有法不依,中国究竟是人治社会还是法治社会?“全国优秀法官”审理的错案为什么就不能纠错和追责?在党政干部退出干预司法的今天,法官枉法裁决造成的冤假错案究竟还有人管没有?
  为了社会和谐稳定,减少冤假错案和涉诉上访,努力实现“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的伟大梦想,希望我国尽快把那些丧失了职业道德的法盲法官清理出法院,免得这些庸人继续留在法庭祸国殃民。还希”行者合掌道:“不知文洗,武洗?”国王道:“文洗如何?武洗如何?”行者道:“文洗不脱衣服,似这般叉着手,下去打个滚,就起来,不许污坏了衣服,若有一点油腻算输望我国在纠正刑事错案的同时,更应该加强和重视民事错案的纠错工作,以维护公”说着, 复又倒下.黛玉也倒下.用手帕子盖上脸.宝玉有一搭没一搭的说些鬼话,黛玉只不理. 宝玉问他几岁上京,路上见何景致古迹,扬州有何遗迹故事,土俗民风.黛玉只不答.  宝玉只怕他睡出病来, 便哄他道:“嗳哟!你们扬州衙门里有一件大故事,你可知道?"黛玉见他说的郑重,且又正言厉色,只当是真事,因问:“什么事?"宝玉见问,便忍着笑顺口诌道:“扬州有一座黛山.山上有个林子洞平正义和社会长治久安。
  此贴曾于2013年10月发布于网上,因当时的四川正在轰轰烈烈地开展向“全国优秀法官”郭兴利同志学习的政治活动,为了不影响学习效果,当地政府多次做工作要求删帖,当我们删帖后不久,剑阁县法院院长(伏大江)带上执行局长(梁学斌)和本院的纪检组长(罗培生)一行三人也专程驱车100多公里赶往鲁秦国的家里说:“你们的案子也确实有问题,现在省高院已裁定维持原判,错案已无法纠正,造成这样的后果我们县法院是有责任的,以后就只有不执行,通过调解方式处理,如果一次调解不成二次再来,二次不成三次再来......。你们相信法院会处理好这件事的,希望以后就再也不要在网上发帖了。”县法院同时还叫鲁秦国把这个意见转告给高锦华。可后来的情况是:剑阁县法院并未履行当时的承诺,而是出尔反尔、口是心非,在近两年中根本没组织过一次任何形式的调解不说,还毫无人道主义、变本加厉地实施报复行为。2015年11月又从银行强行提走了高锦华应支付给药业公司的货款29000多元,导致药店关门、生活陷入困境,高锦华本人也过着背井离乡的流浪生活。
  为此,我们又只好重新将本帖发上网,以求得网友的支持和帮助,讨回公道,维护法律尊严。
  以上内容没有一句是假话。
  四川省剑阁县公店乡 鲁秦国(13684338292)
  四川省剑阁县王河镇 高锦华(13541839572)

  2021年2月15日       回看那些卖飞的牛股。股市心法:铸就属于自己的纵横之剑。风怒欲掀屋,雨来如决堤。孤灯映窗灭,羁鸟就檐栖。。天赐材料大跌点评!。”小妖问:“是那个对头?”老妖道:“是一个和尚,乃东土唐僧取经的徒弟,名唤猪八戒。行情没结束进攻中。又是军工没有做t。

收藏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16

积分

0

好友

0

主题

新手上路

Rank: 1

发表于 2021-2-22 12:18:20
无语.....

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

Copyright © 2013-2014 Comsenz Inc. 版权所有 站长邮箱: zhizhebuhuo&yahoo.com(请用"@"替换邮件地址中的"&")

回顶部